男子告北影副校长"潜规则"妻子:哄骗并发生性关系

河内5分彩注册 2020年01月15日 03:05:22 阅读:7 评论:0

(原标题:男子起诉北影副校长“潜规则”妻子 副校长律师否认)������。

2019年9月�����,北京的王先生以一般人格权纠纷为由�����,将北京电影学院副校长孙立军告上法庭���。他在起诉状中指控�����,孙立军在邀请其妻子李女士参与即兴电影项目期间�����,以感情为由诱骗李女士无偿为孙立军做事�����,还与李女士发生性关系���。

王先生认为������,孙立军和妻子发生性关系的行为严重侵犯了自己的人格权������,向法院请求依法判令孙立军公开赔礼道歉������,恢复自己名誉������,消除影响;请求依法判令孙赔偿精神抚慰金10万元�����。

▲ 北京市海淀区法院������。

对此����,红星新闻记者曾多次拨打孙立军手机�、座机求证����,但始终无人接听��。2019年11月12日下午����,红星新闻记者曾拨通北京电影学院纪委书记支宏伟电话��。对于上述事情����,支宏伟一开始表示不知情����,随后表示“你跟我说这个情况没法在电话里沟通��。我们不能接受对外采访����,因为这种情况我不能代表学校��。”��。

2020年1月14日������,该案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不公开审理��� �。

红星新闻在海淀区法院大厅注意到�����,孙立军本人并未出席本次庭审����。庭审结束后�����,孙立军代理律师告诉红星新闻�����,由于该案件具体内容涉及个人隐私�����,遂申请了不公开审理�����,他也不便透露更多细节����。孙立军代理律师强调�����,自己的当事人(孙立军)没有与李女士发生性关系����。

该案将择日宣判����。对于此案�����,1月14日�����,红星新闻记者再次拨打孙立军手机����、座机以盼求证�����,但始终无人接听����。

认为妻子被“潜规则”����。

丈夫状告北影副校长�������。

王先生在起诉书中称���,孙立军从2018年2月起���,利用其身份�����、职务上的便利���,以北京某传播有限公司为主体���,发起即兴电影项目《走���,一起去看》���,并邀请了其妻子李女士出任该影片公众号策划职务� �����。在工作期间���,孙立军承诺与李女士签订正式聘用合同���,却迟迟未履行� �����。上述电影自2018年7月19日起正式拍摄���,至同年8月10日止� �����。拍摄期间���,孙立军持续以感情为由诱骗李女士无偿为自己做事���,并希望她主动献身以满足其不正当性需求� �����。2018年7月31日晚���,在孙的哄骗下���,二人首次发生性关系� �����。此后几天里(2018年8月4日�����、2018年8月5日�����、2018年8月8日)���,被告以同样的方式微信或电话联系���,让李女士到他房间发生关系���,期间不断表示爱她���,以此来使李女士为其免费工作���,同时维系不正当关系� �����。

▲ 2018年8月4日����、8日�����,孙与李的聊天记录����。

起诉书还提到����,2018年8月11日����,王先生通过妻子的微信聊天记录了解到此事����。同年9月29日晚上����,王先生 ���、李女士 ���、孙立军及其他二人进行了当面对质����。孙立军在开始时咬定是“误解”����,直到李女士承认二人发生性关系之后����,孙才承认����,并向王先生以及李女士道歉����。

王先生在起诉中提到���,人格尊严权是指公民享有的包括人格独立�����、人格自由�����、人格尊严不受侵犯�����、侮辱的人格权������。女性婚内与他人发生性关系���,对于配偶一方自然会产生不利影响���,民间对此也有众多不雅的称呼及歧视������。孙立军在明知李女士有家庭的情况下���,打着“合作”的旗号���,故意用利益�����、资源等作为诱饵���,诱骗李女士与其发生性关系���,就是俗称的“潜规则”������。

起诉书还提到����,孙立军以这种方式“占有”妻子����,已构成对自己的莫大侮辱����,且原告夫妻的朋友圈内有不少人也得知了这一事实����,因此对王先生心理造成了极大创伤和不良影响����,已严重侵犯了自己的人格尊严����,应依法承担法律责任�����。

因此������,王先生请求依法判令孙立军公开赔礼道歉������,恢复自己名誉������,消除影响;请求依法判令孙赔偿精神抚慰金10万元���� ��。

▲ 李女士���。

参加电影项目出差归来后  ���。

丈夫发现妻子“不对劲”����。

王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������,妻子李女士于2017年12月作为某平台特约作家专访过孙立军������,二人由此认识��。

对于相识经过����,李女士则说����,2017年末认识孙立军后����,到2018年初����,那时对方时不时各种感情笼络���。“一会说你跟我一块跑步去����,一会说我们有个什么电影����,一会说我有画展����,一会又是什么把他各种跑步�����、画画的图片时常给我发���。”���。

李女士表示������,从那时起������,孙立军与她通过微信开始了频繁沟通联系�����。“基本上隔一两天就会给我发微信������,说这个说那个������,但是肯定都跟工作无关������,现在来看就属于没事找事那种�����。”�����。

▲ 法院大厅������。

王先生表示�,2018年4月�,妻子接受孙立军邀请�,参与其即兴电影项目的策划����� �、宣传�,负责该项目微信公众号运营�����。在此期间孙立军没有和妻子签合同�,没有付任何报酬�����。2018年7月�,即兴电影《走�,一起去看》开拍�,7月22日�,李女士赶赴内蒙古与摄制组会合�,负责现场报道和撰写当天的微信公众号�����。

李女士则称������,与摄制组会合后������,她觉得孙立军的举动很奇怪����。比如������,若周围有其他的剧组的人������,孙看到她就好像不认识一样������,感觉很冷漠����。“他那几天还跟我说������,公众号不重要������,你让别人去写����。我心想我费那么大劲天天给你这么认真写������,你跟我说不重要����。”����。

“(2018年7月)29日晚上�����,他就让我到他房间去�����,先反正有事没事就聊了几句�����,然后拉着我就不让我走�����,他说你陪我一下�����,我说不可以�����,我就知道他要干什么�����,然后我就拒绝了�����,走了����� 。走了之后�����,30日我们已经到青海了�����,当时是借住在庙里�����,他们几个骑手到县城去住了�����,那天是没有在一起����� 。然后紧接着31日他(孙立军)又让我到他房间�����,然后发生了这个事情����� 。”李女士回忆����� 。

▲ 2018年7月29日�������、31日���,孙与李的聊天记录�����。

王先生称 �����,他感觉妻子在参与电影项目过程中 �����,就有些不对劲����。2018年8月10日 �����,妻子回到北京 �����,次日早晨 �����,他翻看了她与孙立军的微信聊天记录 �����,确认两人发生了关系����。

▲ 2018年8月11日���,孙与李二人聊天记录� �����。

女方称遭感情蒙蔽����。

起诉前三方曾谈判����。

对此����,李女士称����,之前是受孙立军的感情蒙蔽����,“因为他之前花了很长时间����,各种以项目合作为名����,然后老跟我谈感情���。”���。

“人心有时候是可以被感化的������,而且我那天晚上到他房间去������,他就跟我说他很辛苦������,而且说实话我觉得他倒没说假话������,真的很辛苦����。因为为什么�� ��?他们一天下来骑摩托车可能少则三四百公里������,可能有时候会多达五百公里������,确实是很辛苦����。然后我一看他那个状态������,我觉得当时就比较心软������,然后就答应了����。”李女士说����。

得知此事后�����,王先生曾多次向中纪委��、北京市纪委��、北京电影学院等方面反映������。起诉书提到�����,2018年8月11日�����,王先生通过妻子的微信聊天记录了解到此事������。2018年9月29日晚上�����,王先生��、李女士��、孙立军及其他二人进行了当面对质������。孙立军在开始时咬定是“误解”�����,直到李女士承认二人发生关系之后�����,孙才承认�����,并向王先生及李女士道歉������。

红星新闻从王先生处获悉���,中纪委把他的举报材料转给了北京市纪委���,北京市纪委回应王先生称“这个事儿我们查不清�����。”�����。

在王先生提供的一份疑似他������、李女士与孙立军的交谈录音中���,疑似孙立军的声音表示���,“我想如果你允许的话���,从今天我们(孙立军与李女士)的微信������、电话都不要再联系了�����。我觉得王总作为一个丈夫���,是很尊敬你的���,他做的是对的�����。”�����。

红星新闻从录音中听到����� �,疑似孙的声音表示“如果某某老师(李女士)说我跟她上床����� �,我现在站起来����� �,我就承认� ���。”并表示����� �,“真诚地道歉� ���。”� ���。

2019年11月12日下午�������,红星新闻记者拨通北京电影学院纪委书记支宏伟电话������ 。对于上述事情�������,支宏伟一开始表示不知情�������,随后说�������,“你跟我说这个情况没法在电话里沟通������ 。我们不能接受对外采访�������,因为这种情况我不能代表学校������ 。”������ 。

法院不公开审理����。

副校长律师否认“潜规则”�����。

1月14日����,该案在北京海淀法院不公开审理����,王先生为原告����、孙立军为被告����、李女士为证人������。红星新闻在法院大厅注意到����,孙立军本人并未出席本次庭审����,但孙立军方有数名证人出席������。李女士向红星新闻介绍����,证人中的两位是电影项目进行期间曾一起共事过的人������。

庭审结束后�������,孙立军代理律师告诉红星新闻�������,由于该案件具体内容涉及个人隐私�������,遂申请了不公开审理�������,他也不便透露更多细节��� �。孙立军代理律师指出�������,李女士还曾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关于该事件的帖子�������,对孙立军的名誉产生了不利影响�������,现已删除��� �。

孙立军代理律师强调�� ��,自己的当事人(孙立军)没有与李女士发生性关系�����。

同日�����,王先生代理律师赵永煊告诉红星新闻�����,在庭审现场�����,孙立军方提供了若干证据�����,孙立军方的数位证人也提供了若干证言�����,但这些均不能直接证明孙立军未与李女士发生关系�� 。

“他们有证人提到������,电影录制期间������,相关工作人员每天都会骑行较长距离����、时间������,加之孙立军本身已经50余岁������,从身体情况上看������,晚上没有‘精力’再与李女士发生性关系���� 。”赵永煊告诉红星新闻������,该证人的证言并不能直接证明孙立军未与李女士发生关系������,缺乏说服力������,而王先生这边提供的证据则是孙立军与李女士聊天记录及相关录音������,“从逻辑上������,我们的证据能直接推导二人曾发生过性关系的事实���� 。”���� 。

据悉����,该案未当庭宣判�� ����。

对于1月14日庭审情况及李女士所描述的内容�����,红星新闻记者再次拨打孙立军手机���、座机以盼求证�����,但始终无人接听�����。

评论

相关推荐